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21章 拘神与定身(求月票)

    外头三人以超出所处躯壳武艺极限的速度,分别向着三个向奔逃,其中一个更是在跑出数十丈之后直接一下栽倒在地,却不是被绊倒而是又一阵魔念魔气离体。(m.k6yk.com)

    ‘说溜就溜,这么干脆?’

    计缘眉头一皱,显然小瞧了“拘神术”的震慑力,他身形在同一刻一脚跨出,犹如缩地成寸追向其中一个身影。

    虽然计缘已经发觉自身其实也并无什么手段可以生擒三魔,不过多少还是能试一试。

    那魔念附体武人身法虽快,却也快不过计缘,仅仅十几步就被追上。

    前人逃跑好似撞碎一片片雨幕,而计缘追行则犹如雨滴从身前划过。

    在还未同那人近身的时刻,计缘身边已经有一滴滴雨水形成水线,总共约有数十条,形成一片螺旋线圈。

    随着计缘挥袖一甩,好似仙人指路,这一圈雨水刹那间在漫天雨幕中快速穿行,从上而下罩住了那个魔气升腾的武人。

    刷一下水线收紧竟然如同钢索。

    “砰~”

    武人猝不及防之下失去重心,摔倒在山路上,整个身体在山道上因为惯性滚了好几圈,溅起大量水花,水线好似绳索捆绑,使得他无法动弹。

    见躯壳无法逃跑,身上魔气顿时盛起,存了遁出躯壳的念头。

    计缘踏着雨幕赶来,见此景一时间无法可想,把心一横,就将不成熟的想法作为术法用了出来。

    敕令法音含了一丝丝玄黄气酝酿,伸手往倒地武人向一指。

    “给我定!”

    下一子,武人身体闻声而僵,好似一切机能失去反应,腾腾魔气更是被锁死在躯壳肉身中,只存恐惧的眼神望着计缘逐渐接近。

    ‘竟然真的能行?’

    计缘脑袋略微晕眩,可即便是他如今的心境,在心中还是极为兴奋的,虽然怎么看定住的都是小角色,可那又如何。

    这可是定身法啊!《通明策》和《外道传》中都没出现过这种术法的记载,也就计缘上辈子看西游记电视剧见识过。

    好吧其实计缘也清楚这不伦不类的术法,距离上辈子记忆中的定身法还差得远,此刻不过是敕令法切了魔气对躯壳的影响也封了魔气在其体内而已。

    但架不住已经让计缘看到了可行性向啊!

    剩下两魔这会已经逃出去好长一节路,尤其是那个魔气遁走的,更是飞天而去,这计缘就没法子了,够不着。

    不过只是没法子抓住,想要诛除倒是简单。

    从目前情况看,与其说是这三个是魔,倒不如说只是三缕浓郁而特殊的魔念,并且魔气好似同出一源,留多留少意义差不多。

    计缘没再多考虑,侧头对着青藤剑轻声道。

    “去吧。”

    铮~~~~~

    剑锋出鞘声伴随一道剑光响起,几乎下一个刹那就追上了那阵魔气,冷光一闪将之搅碎,剑光又冲着另一个向斩去,在山中一转,另一个正以轻功身法狂奔的人也忽然由高速奔逃状态趴倒在了雨中,擦着山石滑出去老远。

    不一会,计缘提着由水线缠绕的那个魔气入体者回来了。

    山神庙门前那阵雾气早已经散去,露出了一个穿着不伦不类的短褂子,手脚都毛茸茸,面部额头有凸起且佝偻着身子的精怪。

    此刻精怪真战战兢兢的站在山神庙门口大气也不敢喘,见计缘返回朝自己看来,立刻屏住气息,然后像是反应过来什么,赶忙开口。

    “蕉,蕉叶山山神龚木华,拜见仙长,愿听仙长差遣!”

    边说还以有些滑稽的姿势学着人拱手作揖。

    已经把人家给吓到了,也证明自己的拘神确实有效,计缘没得了便宜还不卖乖的想法,随手将手中之人往庙中一抛,也是赶忙朝着这“山神”拱手回礼。

    “龚山神不必多礼,此番冒昧招你前来,是想请你帮一个忙……”

    说话间计缘指了指那边昏迷的男孩。

    “这孩子魂魄应当在蕉叶山中奔逃,其后说不准还有魔念附体者追逐,将那孩子的魂魄带回,至于染魔者,自有它会解决。”

    计缘说完,正飞回的青藤剑已经显化而出。

    蕉叶山“山神”虽然看不见青藤剑,但刚才也是听到剑鸣看到剑光的,此刻更是看到仙剑在侧,听闻计缘的命令更不敢怠慢。

    “领仙长法旨,小神马上就去!”

    说完这句,精怪身形化雾一转,遁入了前山壁之中,而青藤剑感应到山神气机移动,也飞向空中追去。

    山神庙内部,莫同等人惊变开始到现在都说不出话来,呆呆的望着山神庙门口的变化。

    “计先生…我们…这…”

    莫同想说点什么,却发现舌头都好似打结了,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

    刚刚那些对话什么的倒还是其次,真正对庙内众人造成最重心灵震撼的要数计缘召唤蕉叶山山神前来的场景,某种程度上说心理状态和那见到这一幕的三魔差不多。

    就算是脑袋被驴踢过的,这会也能想到今晚遇上神仙了,激动之余居然有种茫然无措的感觉。

    计缘只是站在庙门口望着这雨,回头看看这几人,觉得也没什么好说的,事情也就是他们看到的这样了,就只是安慰了一句。

    “你们少主的魂魄自会有山神找回,无需担忧,等待片刻便是!”

    几人闻言再次下意识的望向庙中山神像,那刚刚出现的“山神”虽然比之神像有一些差异,但总体上而言确实相像。

    这会莫同等人终于缓过些气来,除了其中一女抱着孩子不能起身,其他人纷纷站起来朝计缘拱手致谢。

    蕉叶山中,一个七八岁的魂魄真在山中穿梭奔跑,后始终有一个身法敏捷的武人追着。

    这武人全身笼罩这黑气,连眼窝子里头都是一片漆黑,比这黑夜的颜色更加深邃恐怖。

    “你这小娃儿这么会跑,别以为就能一直逃下去,你那肉身很快就被抓住,到时候哪怕你愿意舍弃肉身当孤魂野鬼,我们有法子牵魂扯你回去!”

    “别追我,别追我,我不要当孤魂野鬼,我不要当孤魂野鬼!啊~~~~”

    小男孩的魂魄边逃边哭喊,最后一声尖叫则是看到前突然从山壁旁闪出一个妖怪模样的佝偻身影。

    “妖怪啊~~~!”

    后面追得不人不鬼的东西虽然可怕,但在小孩子眼中到底还有个人样,眼前出现的东西完全就是个妖怪,吓得不要不要的。

    蕉叶山“山神”看看另一边剑光已然闪过,那追逐魂魄的武人已经从轻功借力的枝头坠落,喉咙耸动一下赶忙去追那孩子的魂魄。

    “那莫怕,我是这蕉叶山山神,特来寻你回去的~~~!”

    “你是妖怪~~~~!”

    孩童哭嚎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