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七十九章 那时初见

    “当时肯定很疼。(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帝北曜吸了吸鼻子,拉着君无寂转过身,低头在那条伤疤上轻轻落下一吻。

    温热柔软的触感从肩上直直钻入心底最深处,在那块最冰冷坚硬的地停留,融化,弥漫,温暖。

    帝北曜自顾地看着君无寂安慰:“亲一下就不疼了哦,啊……”

    触不及防被一股大力揽入怀里,帝北曜整个人都跌入在君无寂的怀中,抱得很紧很紧,贪恋着这温暖。

    “怎么了?”帝北曜不明所以地动了动身体,可却被君无寂给重新牢牢地禁锢住。

    “乖,别动,让我抱一会。”磁性低沉的嗓音在这一刻有些嘶哑,像是在乞求,让人听着就觉得心疼。

    帝北曜心一下子就软了,乖乖地让君无寂抱着,伸手轻轻一下一下有节奏地抚过君无寂的背,无声地安慰着。

    不知过了过了多久,君无寂才稍稍松开了紧紧抱住帝北曜的手,帝北曜动了动,抬眸撞入的就是那一双微微泛红的银眸。

    帝北曜只觉得心狠狠一抽,有些痛,不再多问什么,直起身在君无寂的眉上亲了亲,柔声地安慰:“别难过。”

    从未君无寂这般过,如雪山之巅上清贵神袛般一样的人物,竟也会有如此脆弱的一面。

    “这条伤疤,是我父王赐的。”君无寂开口,声音已经恢复往日的低沉,说这话时,一双银眸内无一丝波澜。

    帝北曜没有开口,只是拉着君无寂的手无言,早在君无寂露出刚刚那副模样的时候,自己就猜到了。

    “夫人,你知道吗,从我还在母后腹中之时,就不受父王地待见,只因母后身后家族势力太过庞大,功高震主,

    无论我在别人口中再怎么惊才绝艳,文韬武略,可就是入不了父王的眼,入不了便入不了罢,至少我还又疼爱我的母后和舅舅,可后来呢,母后中毒身死,舅舅一家被斩首。”

    说至此,君无寂轻嘲般地笑了笑,那笑里带着无尽的凄凉,帝北曜摇了摇头:“别说了,都过去了,就别去想了,好吗?”

    君无寂削薄的唇弯起一丝弧度:“夫人,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什么地吗?”

    帝北曜稍稍想了想:“街上,那会我们两个看中了同一盏月亮花灯,做为地主之谊,我就让给你了。”

    想起来,那时候自己偷偷让白夜带着大大偷溜出皇宫来玩,却也没曾想会碰上君无寂。

    “不是,那是第二次。”君无寂轻笑,帝北曜来了好奇心:“那你还在什么地见过我?别说时画像啊,画像我也见过。”

    自己当初看君无寂的画像自己还嫌弃来着,谁知道最后还是败在君无寂手里了,都怪这厮太会撩拨人。

    “在醉仙居,夫人同欧阳鑫在说笑,我一眼便认出了夫人来。”

    君无寂的唇角抿着抹轻笑,现在想起来,自己对小家伙也算是一见钟情?

    “为夫第一眼见到夫人时,就觉得夫人的笑容,张扬肆意,像极了耀眼的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