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29章 第两百二十九章

    六点二十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随着怪盗基德, 和作为“引导npc”的牧宿星的消失,整个画影乐园很快便恢复了灯火辉煌的原样,各项夜间也不影响运行的娱乐设施也重新开始运行, 看起来似乎和此前没什么两样, 身在其中的苏以丹却明显的感觉到——

    如果此前画影乐园的游客们,是惊喜,是兴奋, 那么怪盗基德的出现就像是一根火柴,将那些散乱的激昂情绪全面点燃!

    乐园内。

    “啊啊啊啊,好纠结, 是继续体验新项目还是去抓怪盗基德呢?”

    “我选择拉低中奖概率!新项目以后还有体验的机会,而且画影乐园做得那么好,玩一次怎么够?到时候有的是机会体验,下次再来画影乐园, 可就不一定能够撞上怪盗基德了!能够进入《名侦探柯南》剧场版现场的机会可不多!”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选基德大人啊!”

    “我也选基德!有一说一,画影乐园这一次真的做得太好了,基德的出场氛围塑造得特别足, 明知道其实是假的, 是cosplay, 但是放在这个环境里,就是给人一种特别入戏的感觉,光是感受这种氛围,参与其中,就已经是一种享受了。”

    这是在娱乐设施和怪盗基德之间犹豫不决的。

    至于那些从月光下的魔术师现身的那一刻起,就立刻做出了决定的游客们, 早在牧宿星说话的时候, 就迅速开始了各自的行动。

    有的抬脚就往钟楼跑去, 四处寻找怪盗基德的踪影;有的立刻掏出自己的门票,开始研究背面预告函中隐含的信息;也有人考虑到了人多力量大的道理,索性就站在原地,利用通讯软件附近建群的功能,分分钟就建立了一个抓捕怪盗基德的小群。

    苏以丹就加入了这样的一个小群。

    此时此刻,随着这场“现实版剧场版”宣布开拍,无数人开始行动的同时,这个新建的聊天群也瞬间热闹起来,群聊页面几乎以每秒十个消息的速度往上翻滚,苏以丹不得不用手按住页面,在如海的信息中寻找有用的消息。

    你加入了【追捕怪盗基德特别行动小组】。

    冬雪天:其实我们也可以从cosplay这个面入手,有人认出了当时在钟楼上的那张脸吗?如果知道了怪盗基德的coser,也许我们就能够得到更多的线索。

    瑞:我当时就在钟楼下面,不过距离太远了,根本看不清脸。

    鲸之见闻:我当时在福尔摩斯故居,那边的大屏幕显示的也是整个人的身影,镜头没有刻意落到脸部,想要靠脸辨认出coser恐怕有点难,声音倒是很像《名侦探柯南》中的原声,但这总不可能是配音老师亲自上阵吧?

    瑞: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冬雪天:星星?

    鲸之见闻:身形上确实很像,但星星的声线和怪盗基德不匹配吧?而且怪盗基德消失后,星星不是也出现在大屏幕了吗?当时的背景是画影乐园的广播室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乐园管理中心距离钟楼足足有好几千米,星星怎么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在两个地同时出现?总不可能是瞬移吧?

    冬雪天:不一定。星星不能在短时间内跨越两地,那录像呢?如果是事先就录好视频,等到时候再通过广播放出来,这个问题就可以解决了。至于声音,虽然没有证据,但你们真的觉得星星不能模拟出怪盗基德的声线吗?

    似乎想到了牧宿星在某些面非人般的变态,几人都沉默了。

    群主:没这个必要吧。

    群主:我倒觉得这种分析没什么意义,还不如我们每一个人分开行动,每个人负责不同的小区域的搜寻。乐园里的游客那么多,怪盗基德想在这么多游客的关注下取走魔法石,还成功带走,基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群主:人海战术还是有道理的,我们游客的人数摆在这里,只要保证每一处都有人关注,怪盗基德绝对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

    苏以丹蹙起眉头。

    她不喜欢这位群主自信满满、势在必得的说法,即使她清楚地明白,对所说的话,其实很大概率上会成为事实,现实和动画毕竟是两回事,而游客这一又人多势众,怪盗基德想要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带走魔法石,绝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然而心理上,作为怪盗基德的迷妹,这话她却是怎么听怎么觉得不爽。

    她忍了忍,最终还是没能忍住替男神说话的的,这会儿便是想也不想的打字回复:“群主,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现在叫嚣的样子真的和《名侦探柯南》里那群被怪盗基德耍得团团转的路人配角很像。”

    说完这句话,她就干脆放下了手机。

    本来还想和群里的小伙伴们讨论一下解密,没想到群主居然这么傻缺,她还不如自己思考,一个人去找怪盗基德呢!

    “愚蠢。”

    苏以丹所不知道的是,就在画影乐园的另一个角落,有一个人做出了和她相似的评价。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在牧宿星消失后,便第一时间进行在线抓捕怪盗基德实况的月启视频的主播,叶云溪。

    “如果人海战术有用,怪盗基德就不会屡次在众目睽睽之下扬长而去了。”叶云溪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颇有几分柯南听完毛利小五郎推理的样子:“能做我工藤新一对手的人,岂会是区区人海战术就能摆平的平庸之辈?”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有人以为自己是工藤新一吧?”

    “喂,大家好,我是主播的脸,他不要我了。”

    “道理我都懂,但你为什么要偷偷摸摸隐瞒身份混进人家的聊天群?你已经是个成熟的大主播了,能不能自己建群?加人家普通游客的群蹭消息也就算了,还一下子加十个八个群,要脸吗?”

    是的。

    作为现场直播中的主播的一员,叶云溪既没有利用自己的主播身份建群,也没有第一时间跑去钟楼——

    他选择了……混入其他游客建立的聊天群中。

    弹幕对此自然是一片鄙夷。

    话虽是这么说,然而直播间后台观看的人数却变得更多了——显然,比起独立建群,试图展现个人领袖风范的主播,叶云溪这样混入人群,暗搓搓发大财的做法反倒更让他们感到好玩。

    叶云溪假装没有看到观众的鄙夷,继续说道:“为什么我说人海战术无效呢?理由很简单:人都是自私的。”

    “无论是画影乐园提出的奖励,还是抓住怪盗基德这个事件本身带来的荣耀,都足以迷惑人的心智,游客与游客之间,既是同一战线的同伴,也是竞争者,指望游客们没有私心,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总而言之,现在既然确定了我们对手不堪一击,现在我们也可以放心大胆的开始我们自己的解密了。”叶云溪如此是说,毫不犹豫的忽略了直播间中“明明是因为你已经搜集了足够的消息”的弹幕。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预告函,众所周知,怪盗基德的预告函中通常会包括时间、地点和目标物品三个信息,那么,带着这样的格式,或者说公式,让我们再看看预告函的内容——

    圣灵降临人间之日,

    少女的灵魂在月下哭泣,

    我将于河决裂的断口,

    取走不该存在的石头。”

    叶云溪说着,直播间的镜头也对准了他手中的门票,与此同时,他继续说道:“第一段话很好理解,圣灵降临人间之日,这当然是指圣诞节,也就是今天,这一点显然是没有任何疑问的。”

    “那么我们再看看第二句话。”

    “少女的灵魂在月下哭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首先是月下,很明显这里是指晚上——好吧,我好像说了个废话,毕竟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好了废话不多说,这句话的关键点其实是在‘少女的灵魂在哭泣’这个短句上,再联系画影乐园内部的娱乐设施想想看,有什么项目和这个有关?”

    “没错。”

    叶云溪打了个响指,当镜头重新落到他本人身上时,所有观众这才惊讶的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叶云溪已然站在了画影乐园内当前唯一的鬼屋项目,《魔女之家》的设施跟前。

    “关于时间的另一条线索,就藏在《魔女之家》中。”

    在《魔女之家》游戏剧情的最后,少女薇奥拉会被误以为自己是魔女的亲生父亲开木仓打死,然后看着真正的魔女用她的身体和父亲一同回家,于奄奄一息中留下血泪,最后在血泊中变得透明,直至消失。

    所谓“少女的灵魂在哭泣”,正是这个意思。

    “考虑到画影乐园的夜间项目中并没有《魔女之家》,再结合月下这个限定词,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怪盗基德动手的确切时间点,正是《魔女之家》最后一批游客打通结局出来的时间,也就是项目正式关闭的时间。”

    他说着,人已经走到了《魔女之家》一旁的大屏幕,上面显示的洋馆闭馆时间,正是七点整。

    “至于最后的‘河决裂的断口’,这个就没什么好说了,相信只要是看过《火影忍者》的朋友,都能轻松完成这个解密——这样一来,整个预告函的信息也非常一目了然了:怪盗基德将会在七点钟,于终结谷,取走本该被销毁的魔法石。”

    “66666!”

    “这解读速度,现代工藤新一就是你吧?隔壁的主播还卡在第二句呢,主播不愧是acg资深主播,对各种动画细节确实反应很快,不像隔壁,蹭画影和怪盗基德的热度也就算了,还一点准备工作都不做。”

    “虽然但是,你们不觉得这个预告函过于简单了吗?”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刚刚那个群主愚蠢的原因,”叶云溪自信满满的道:“现在是六点四十,二十分钟从《魔女之家》这里赶到终结谷完全来得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怪盗基德现在已经身在终结谷某个角落里了。”

    “放弃破译预告函这种最简单最直接的途径,反而选择最麻烦最不靠谱的人海战术,这不是愚蠢是什么?”

    破译出预告函、自以为能够将怪盗基德手到擒来的叶云溪的得意洋洋,这会儿便是一边往终结谷的向赶路,一边补充道:“当然,至少有一点,他确实没有说错,那就是——怪盗基德是绝对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的!”

    同一时刻,终结谷。

    “人群开始慢慢往这里汇集了。”系统说。

    “啊,我知道。”牧宿星说着,一面伸了个懒腰,一面探头看了眼不远处,喃喃自语道:“按照这个速度,一会儿终结谷应该会会围满了人吧。”

    正如同预告函所写的那样,也正如同叶云溪猜测的那样,此时此刻的牧宿星,确实已然身在终结谷,这会儿他便是仗着夜色渐深,直接站在了灯光所照不到的雕像“和解之印”竖起的巨大手指后。

    怪盗基德的预告函写得浅显易懂。

    这并非是偶然,也不是什么计算失误,而是牧宿星刻意为之的结果。预告函写得简单,才会有更多的游客带着满满的成就感找过来。倘若没有自以为胜券在握的观众,魔术师所准备的魔术盛宴,自然也就失去了其独特的魅力。

    而无法在众目睽睽之下,表演不可思议魔术的怪盗基德,又怎么能算是真正的怪盗基德呢?

    it’s a show time!